红杏视频打开永久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妖兽!莫小九哪还顾得了身上伤势如何,抓住裂缝边缘就要继续逃,可刚一动口中便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身更是如散了架一般根本就使不出一丝力量。他急忙抬头,可还没来得及看清妖兽的全貌,就见得又是一道黑影如鞭,那巨尾再次甩了过来,且其上携带的力量似比之前更大,所过之处带起了一阵阵呼啸的狂风。

小爷就不相信今天真会死在这里!莫小九咬着牙将被血粘粘在腰间衣衫上的一道隐遁符咒拿了起来,抬手便打在了胸膛,而后提聚体内最后的一丝星辉发力于双脚,向着落下的巨尾边缘疾冲。

然而他却高估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那注入符咒的微弱力量只是帮助他掠出十来步的距离便已消耗殆尽,使得隐匿的身形瞬间显现了出来,而那妖兽的视力在黑暗中又似极其敏锐,巨尾根部一荡,整条尾巴便如蛇形一卷,贴着石壁甩了过来!

莫小九一边吐血一边在崖壁上狂奔,只听那身后越来越近越来越震耳的狂风呼啸以及背上被吹得紧紧贴在皮肤上的染血衣衫,就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巨尾在超过他双脚摆动的速度接近,不由得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可紧张焦急丝毫无用,妖兽的巨尾速度不减反增,只不过一个呼吸时间便扫到了近处,只要再进一步就可完全的击在他的后背之上。

见逃之不过,莫小九在千钧一发之际只得扑倒身体,紧贴着崖壁下滑的同时身形一侧,怒吼出声的将双刀向上扬了起来,“给我滚开!”

但若咆哮就有用,那么世间之人还何必苦苦修行,那巨尾依然是毫不停滞的砸了下来,卷起的风吹得他身上衣衫猎猎作响,被风带起的碎石更是击打得他全身一阵麻木。然而就在此时,就在巨尾砸下临近他的身体还有一仗距离之际,他手中的双刀却忽然迸射出了一片微光,微光之中各有一道光影符咒飞出,随即便如两只隔空击出的手掌击在了妖兽的尾巴之上。

下一刻,莫小九震惊莫名的看见,两者只是一接触,那看似脆弱不堪的光影符咒竟是无声无息的将巨尾反向荡了回去,以比袭来时更快的速度轰然砸在了远处的石壁上,不仅如此,还在碎石乱飞中深深的陷了进去,径直将崖壁砸出了一条裂缝。

这……,莫小九失神的看着裂缝中的巨尾,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两把黑刀,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黑刀上又是一道光影符咒飞了出来,还不待莫小九反应过来就钻入了他的耳中,化作了一句响彻心底的声音,‘此刀无名,我取之为‘黑’。持有之人若与我同脉,它可在危急时刻自动护住三次。再则,黑刀乃我征战天下之兵,内藏九式,练至极致惊风断雨动天裂地,斩圣杀神!’

‘第一道封印破时,黑杀九式之一,出鞘!’

心中之言落下,双刀上各有一道浓烈的黑光射入了莫小九的额头,然后渗透入脑海化作了一刀诡异莫名的黑色刀芒。

“黑杀九式之一?出鞘?这说话之人又是谁?”脑海中出现的招式之名消失,莫小九疑惑说话之人身份的同时又极度震惊的看向了手中的黑刀,回想着那简简单单的拔刀之式,激动得全身都不禁有些颤抖。虽然只是一招,但他却能深切的体会那黑色刀芒的诡异恐怖。

远处,四爪抓在岩壁上的妖兽似乎因为刚才那两道光影符咒的攻击而开始愤怒,身躯一动,就将卡在裂缝中的巨尾扯了出来,紧接着一扬,再度向着莫小九的头顶呼啸落了下来。

莫小九大惊,再顾不得去仔细体会烙印在脑海中的刀式,伸手抓住崖壁上的一个凹坑借力将身形一翻就向着上方急窜。

见他欲逃,妖兽一声咆哮如雷,巨尾继续扫来的同时将前爪一扬后爪一蹬,蝠翼猛然扇动中整个庞大得不可形容的身躯便紧追而至,四爪每一次落下都震得崖壁颤抖不已。

见状,莫小九不由得破口大骂,小爷才得到了无上刀法还没修炼,你这破兽难道就不能闭闭眼当做看不见我,放我一条活路?可愿望再怎么美好,也掩盖不住现实的冰冷残酷,那妖兽身躯庞大,但速度则一点不慢,只是几个展翅落下就已追至了他的身后,扬起长满了尖锐如刺的爪子砸了下来。

锵然声传来,莫小九手中本已出鞘的双刀却又响起了出鞘之声,然后不受控制的脱离了他的双手从双肩旁侧向后旋转飞出,吞吐出两道尽黑色的刀芒迎向了扑杀而来的妖兽。

莫小九本以为是自己在紧张之下没能握紧而致使双刀脱手,急忙回身探手欲抓,但刚一转头就惊愕的看见那两道比周围光线还要黑的刀芒竟是哧然劈砍在了妖兽的双爪之上,没有荡开任何能量波动就将那妖兽劈得倒飞了出去。

见那妖兽在一声悲鸣中带起血雾向着洞底坠落,莫小九哪还敢去查看它是生是死,爪子是残是废物。一把抓起将要从半空掉落的双刀便手脚并用的沿着石壁向着上方的洞口急逃。

途中,黑刀上又是一道光影符咒掠入耳中,那神秘的声音再度响起,“黑刀乃是刀弓同体,为刀可作近攻之兵,为弓可作远攻伏杀之利器,弓有七式,可开七度,持有者可随境界的提升逐一解开每一式封印。”

没了?莫小九本还期待着黑弓招式,可那神秘的声音却忽然消失不见,手中的黑刀之上也退去了那层微微闪烁的光芒。

有些失望的将双刀插入石壁一拉,同时双脚在壁上一蹬,整个身体借力跃起,悄无声息的落到了涯前延伸出悬崖的岩石之上,紧接着再向前一窜,将后背紧紧的贴在了来时通道洞口的边缘。

就在他双脚刚落定,洞外有两名士兵似察觉到了妖兽与平时不一样的咆哮而转身走了过来,可才刚跨出洞口就感觉咽喉间一凉,一蓬血雾便出现在了视线之中,进而背心处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转来,如潮水般模糊了意识,口中发出嗬嗬之声的倒在了地上。

莫小九双臂勒住两人的颈子拉入了黑暗之中,极快的拔下了其中一人的衣衫换在了身上,整了整神色转身走了出去。

进得通道,他压低头盔遮住脸,不急不缓的向着通道外行去,却没发现有几缕鲜血沿着衣摆滴落在了地面,以至于被一名无意中侧过头的士兵看入了眼中。

“嗯?兄弟你这是怎么了?”那士兵上前拍了一下莫小九的肩膀,“怎么受伤了?”

莫小九心中一沉,脸色不变的转过头,苦笑着指了指腰间,那士兵低头看去却见得一道黑影一闪,腹部便是剧痛袭来,他大骇中就要挣扎喊叫,脖子则又被一条手臂勒住,力量之大,完全阻断了呼吸。

“走啦走啦,兄弟请你喝酒。”莫小九右手勒住士兵的脖子,左手死死的握着插进其腹部的黑刀尽量不让鲜血从伤口中溢出,装作一副与之很熟络的模样向着洞外走去,又笑着看了看旁侧不远处的几名士兵道:“今日酒有限,改日多弄些再请兄弟们共饮。”

说罢,他也不看闻言后露出迷茫神色的几人,脚步看似不快,但实则每一步都跨出很远的向着洞外行去,逐渐消失在不远处的弯道中。

“那人是谁?怎么觉得好面生?”一名士兵疑惑道。

“是很面生,好像从来都没见过。”另快猫成年短视频app下一人皱眉道。

“城主手下士兵多如毛,面生有什么奇怪的。”相隔较远的一人道:“难不成你们都见过啊?”

“也对。”两人觉得有理的点了点头,可话音还未落下,却听得有尖锐的呼啸声响起,且越来越刺耳,似有什么东西在高速接近。

“什么声音?”一人环顾四周道。

“不知道。”另一人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身,手才刚落到腰间的兵器上,眼中忽然看见有三道黑影凭空出现,眨眼间就临近了身前。

“小……”锃的一声,三人皆是只将兵器拔出了一半就停止了动作,临体的三道箭矢准确无误的射进了他们的额头,带起一缕红白相间之物从后脑透出了半截。

两侧凿冰搬冰的众囚犯一怔,纷纷后退在一起看向了弯道处跨步奔来的莫小九。

掠至近处,莫小九确定三人已经死后,拔出了箭矢抬头看向了众人,沉默了片刻道:“我可以打开你们手上的镣铐,但逃不逃得出去就只能靠自己。”

闻言,众囚犯脸上眼中都泛起了激动渴望之色,也夹杂着些许担忧。莫小九知道,他们是在担心最终能不能得以成功逃脱,若逃不了,那么面临的将会是更加残酷的折磨。于是想了想道:“我相信你们大多数曾经都是有修为的人,想想你们以前的自由日子和家室,若是认命的留在这里继续作阶下囚,不说再见不到你们的亲人,且根本就不可能活得太长久,就即便是能够长久的活下去那也是生不如死。”

他言语微顿,后继续道:“但要是舍命一拼或许还有机会,退一万步说就算最终失败也没什么损失,只不过是早日结束了痛苦罢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